您的位置:首页 > 三亿体育入口  
被裁的员工笑了投它的腾讯哭了“直播电商鼻祖”很尴尬 焦点
时间:2022-09-30 08:30:32 |来源:三亿体育首页 作者:三亿体育入口

  蘑菇街“顶流”主播,双十一预售首日7个小时,带货不到400万。在连年亏损超45亿的情况下,蘑菇街还能走多远?

  2013年,被淘宝封杀后,蘑菇街开始“折腾”,踩到了海淘、品牌特卖、社区运营和社交电商等风口,也只到了边缘,取而代之崛起的是洋码头、唯品会、小红书和拼多多。

  “这个APP好久没听过了,居然还活着。”8年的电商赛跑后,这个曾经的“电商第四极”严重掉队,正渐渐被网友遗忘。

  2020年4月,蘑菇街发布内部信进行裁员。据蘑菇街相关负责人对《证券日报》表示,“此次将优化140人左右,占比为10%,主要集中在技术部门。”

  2021年12月22日,有蘑菇街员工在社交平台上曝出蘑菇街正在大规模裁员,其中技术部门裁员比例高达80%,整体裁员在30%左右。

  爆料称,此次调整后,技术部门从140余人缩减至30余人,运维部门仅剩3人,产品岗则仅剩2人。

  此前,蘑菇街直播负责人已于去年3月31日离职,CFO吴婷、高级副总裁曾宪杰也已离职。

  财报显示,蘑菇街员工总数逐年下滑:2017年财年,蘑菇街总员工数量为1311人,门外诸人争抢面试机会;到了2018财年-2021财年,这一数值分别减少为1005人、927人、909人、605人。

  若以605人作为基数,蘑菇街此次大约裁掉181人,总员工数缩水至424人。换言之,5年零9个月的时间里,蘑菇街员工规模缩小近7成。

  根据社交平台上的消息,蘑菇街被裁的员工都忙着庆祝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蘑菇街给出的补偿非常慷慨——被裁员工有N+1.5的补偿,哺乳期员工则2N+1.5,部分老员工补偿金到手可达10万元,因此,甚至有内部员工调侃,被裁员的比没被裁的幸运。

  12月23日,蘑菇街发布财报,今年上半年总营收1.695亿元,同比下降30.8%;净亏损4.119亿元,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为1.826亿元。

  2018年,导购生意起家的蘑菇街成功将自己送到了纽交所上市,成为当时杭州最抢眼的互联网独角兽。同年,蘑菇街投放的电视剧《延禧攻略》大火,投放收益是预估的十几倍,蘑菇街APP直接霸榜APP Store热搜两周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蘑菇街在纽交所上市后,收到了来自第一大股东腾讯投喂的微信的资源——在当时,蘑菇街是微信小程序第一批内测合作的公司。

  在这之后,蘑菇街踩了许多风口,海淘购、跨境电商、社交电商、垂类电商……无奈都是浅尝则止,直至2019年,其最终确定了“All in直播”的战略方向。

  推出“候鸟计划”“双百计划”,吸引头部、中腰部的主播以及供应链基地驻入平台;争夺淘宝直播五十万级别以及百万级销售额的主播,加码主播赋能计划,近几年来,蘑菇街相关举措不断。

  财报显示,直播带来的佣金收入逐步成为蘑菇街主要营收来源:2022财年第一季度,蘑菇街总收入为9196.8万,其中佣金收入为6510.7万,对总营收的贡献率达70.79%。

  早在2016年,蘑菇街便开始积极布局直播电商,比淘宝、抖音、快手、京东等平台都要早得多,却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。

  数据显示,2020年,淘宝直播GMV就已超过4000亿元;2018年下半年入场的快手,到2020年时GMV也已达3812亿元;抖音电商GMV也超过5000亿元,其中直播电商GMV为1000多亿元。

  以今年双十一预售当天的数据来看,蘑菇街目前的全站“顶流”是主播小叶子。根据飞瓜数据显示,10月20日当天,小叶子直播7个小时的GMV为377.18万,放在淘宝直播的销售榜单中只能排上45名。据悉,蘑菇街当天破百万GMV的主播仅有4人,远远落后淘宝、抖音一些主播破亿的数据。

  截至今年9月30日,蘑菇街所拥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、限制性现金和短期投资为6.163亿元——较之对比,阿里巴巴为4434.28亿元,快手为403.78亿元,京东为384亿元。

  目前蘑菇街仍处于继续亏损的状态。截至2021财年,蘑菇街已连续五年亏损,总计亏损超过45亿元。

  更严峻的是,电商行业早已过了亏损换增长的时代,错过最佳的发展时机后,蘑菇街恐连仅剩的汤羹都难分到。

  最新财报发布后,蘑菇街开盘股价跌近7%,截至12月29日股价报收0.37美元/股,总市值仅3651万美元。

  短暂的高光时刻后,蘑菇街在下跌通道中“蒙眼狂奔”——2019年6月,上市半年后,蘑菇街股价便跌去77%,一年后跌幅扩大至86%,三年后跌幅高达97.4%,市值蒸发超过14亿美元。

  11月10日,蘑菇街收到纽交所发函,被通知ADS交易价格表现低于合规标准,必须在收到通知后6个月内将其股价和平均股价提升至1美元以上。

  如果6个月缓冲期期满,期间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未达到每股1美元,并且在缓冲期的最后一个交易日结束的30个交易日内平均收盘价未达到每股1美元,纽交所将启动停牌和退市程序。

  一方面,腾讯持股账面价值不断缩水,从巅峰时的2.58亿美元,一路下滑至如今的0.07亿美元。

  微信钱包入口价值有多大?可做参考的是,根据京东2019年一季度财报,其和腾讯续约这个微信一级入口三年,代价是8亿美元,还要向腾讯发行2.5亿美元A类股票,也就是说总代价为10.5亿美元,按照汇率相当于约72亿人民币。

  2013年,阿里巴巴试图以2亿美元收购蘑菇街,陈琪当时干脆地拒绝了,“阿里巴巴的确来找过我,但我(之所以拒绝)是纯粹的财务考虑,因为它给的钱太便宜了。我对于自己做的事情(头脑)很清晰,等到我能证明自己的时候,估值还不得涨好几倍?现在你想打折收购我,我肯定不干。”

  2019年,“快手抖音等流量巨头要收购蘑菇街做电商直播”的消息,在市场蔓延开来,陈琪承认,的确和快手有过接触,对双方的资本合作将持开放态度,但不打算卖掉公司,因为他的蘑菇街被低估了。

  直播电商天花板低,业务想象空间有限,导致营收、净利润等财务指标难根本性改善,市值大幅缩水,蘑菇街步履维艰。

  “我们不怕变化,我对我的团队的了解远远超过其他人。就算钱没了,网站没了,什么都没了,只要我这群兄弟们在那儿,我还是有机会的。”尽管屡战屡败,陈琪依旧有信心。